您的位置:首頁 >信息公開>基層動態>詳細內容

潞綢集團:用匠心傳承潞綢文明

來源:山西高平 發布時間:2019-10-31 09:30 【字體:

  潞綢,山西絲綢業鼎盛時期的代表,是極富地方特色的傳統絲織品,因潞洲而得名,歷史悠久,曾長期作為皇家貢品上貢朝廷。作為絲綢織品的一種品類,潞綢在歷史上曾與杭鍛、蜀錦齊名,名列中國三大名綢之一,享有“南松江,北潞綢,衣天下”的美譽。如今,以山西吉利爾潞綢集團(原高平絲織印染廠)為代表的絲綢印染企業,正在用手中的“經緯線”秉承工匠精神,傳承潞綢織造技藝,發展潞綢文化,繼續著潞綢文明的輝煌。

  “批條子產品”享譽全國

  據《中國歷史綱要》記載,在4000多年前的周末年間,高平的養蠶業就已非常發達,最早開始養蠶育蠶的是從我們的祖先——嫘祖開始的,早在公元前2860年,高平的絲織生產就流傳了下來。

  改革開放初期,山西的絲綢業發展迎來了巔峰時期,其中規模最大,影響力最廣的就是被譽為“太行一枝花”的高平絲織印染廠。當時企業生產的“潞綢被”被稱為“批條子產品”,一床潞綢被(織錦被面)也成為了結婚的象征物,能到絲織廠上班更是值得炫耀的事。有著40多年織造經歷的老員工竇君蘭回憶說,“有人從外地買回了婚被,回來看了看是我們高平絲織印染廠生產的。”這件事成為了高平眾人皆知的故事,也是吉利爾流傳至今的一段佳話。

  1981年11月,全國旅游裝飾品展銷會在杭州舉辦,高平絲織廠參展。所帶展品在當地很受歡迎,轟動杭州,展銷期未結束,200條織錦軟緞被面就被搶購一空,甚至連兩條用于裝飾展臺的被面也被“搶”去,隨行的《山西日報》記者對此大為驚嘆,發表了“山西被面轟動杭州”的文章,杭州日報也開展了“為什么山西絲綢在絲綢之府大受歡迎”的大討論,高平絲織廠一舉成為了全國知名企業,其主打產品絲綢、絲麻面料,也一度成為國內外的“搶手貨”。

  如今,走過了一個甲子的山西吉利爾潞綢集團(原高平絲織印染廠),已成長為了一家集特色絲綢絲麻面料織造、印染、家紡、服裝加工為一體的綜合性絲綢紡織企業。先后獲得國家第一批“中國高檔絲綢標志認證”、“中國馳名商標”、“山西省轉型發展百強潛力企業”、“山西省功勛企業”、“山西省文化產業發展示范基地”、“山西省文化產業發展先進集體”等榮譽。

  非遺技藝登峰造極

  在當前生產已完全工業化的時代,在南王莊村的一戶手工織戶家中,還保留著傳統的手工織機。有著老手藝的師傅,正在用他手中簡單的“經緯線”編織出精美的潞綢被面。經緯線的交織,吱吱喳喳的機杼聲,將我們帶回到了傳統的手工業時代。

  上世紀70年代國內最大的織錦銹像“毛主席去安源”,創作完成于1969年,如今陳列在吉利爾潞綢文化園的潞綢歷史博物館中。“這幅繡高2.25m,寬1.6m,使用了經線兩重,緯線七重,十四種緯絲,七把梭子,通過換道來顯色。織機是雙龍頭,6把吊,其中紋版是由5個工人師傅,花費了半年的時間純手工制作完成的,一共有56904張。在當時,它的工藝和難度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潞綢織造技藝傳承人王翠紅向記者介紹。這幅繡像不僅是當時高平絲織廠技術力量的最高體現,也向我們展示著精湛的潞綢織造技藝,2014年潞綢手工織造技藝成功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絲綢人”傳承“絲綢夢”

  我們到達吉利爾時,董事長王淑琴正在制造車間和織工進行交談,雖然已經成為吉利爾領頭人多年,但她還是保持了經常去車間走走、問問的習慣。30多年前,王淑琴帶著成為一名絲綢人的夢想走進了吉利爾。“我在中學的時候,絲織廠在我們中學學生心目當中,是非常向往的地方,因為它代表著高平的一個風向標,時尚的風向標,我雖然不是學這個專業的,只是對絲綢人有一個夢想,所以說來到了這里”,王淑琴對記者說道。

  然而,九十年代末,享譽全國的絲織廠也無法逃脫市場經濟轉型的浪潮。1984年成立的服裝車間,在接連換了7任車間主任的情況下,依舊無法轉危為安。關鍵時期,年僅20歲的王淑琴接下重擔,第一時間去到市場經濟發達的南方進行考察、學習,回來之后,大膽走品牌之路,以服裝車間的市場化來帶動全廠,并暫停所有與潞綢無關的產品,在她的努力和堅持下,成功扭虧為盈,打響了“吉利爾”的名號。

  近年來,他們定位“新娘潞綢被”,做最好的真絲婚被,發展吉利新娘潞綢被、絲麻面料、潞綢文化旅游三大板塊,在潞綢非遺織造技藝上不斷創新,加強與專業院校之間的交流,培養專業傳承人才,舉辦“絲千年”展覽,規劃“炎帝陵——潞綢文化園”文化旅游路線,傳承潞綢文化。王淑琴說,傳承潞綢文明,重塑潞綢輝煌,是她們作為“潞綢人”的使命。“我們要發揚國家非遺的工匠精神,以潞綢文明為根,以文化為魂,以潞綢高端產品作為載體,乘著國家一帶一路的東風,讓山西的潞綢,成為世界的潞綢,成為國人的驕傲。”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一定要重視歷史文化保護傳承,保護好中華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脈。”從嫘祖教民育蠶到潞綢“衣天下”的鼎盛,從潞綢婚被“一被難求”到織造技藝精益求精,具有幾千年歷史的潞綢,正在一代代潞綢人的手中,重獲新生,再創輝煌。(明全貴 張雪婧 郭婷婷 張磊)

本頁二維碼

【打印正文】
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