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走進高平>高平故事>詳細內容

【高平史話】:戲王趙清海

來源:山西高平 發布時間:2019-10-31 09:51:00 【字體:

  德藝雙馨的上黨戲王趙清海(1881—1939)是陵川縣楊寨村人。他昆梆羅卷黃皆精 ;生旦凈末丑俱能 ;唱做念打舞全優 ;手眼身發步都佳。趙清海成功的巔峰之地是高平,是高平東宅村的三樂意班成就了這位“宮調 泰斗”。他執掌三樂意班 26 年間使他的演藝走向了成熟,也是他演藝生涯 最為輝煌的時期,最后在高平的虸臺山去世。

  東宅村在清代便有“北頭秧歌南頭戲”,只是沒有專業的戲班子,似乎缺少了很多。于是家境富裕并十分癡迷上黨梆子的村長李甲午和其結拜兄弟李五德,趁東宅村 1913 年農歷九月廟會,專門請了趙清海所在的戲班到 東宅村來演出。此時趙海清已經是譽滿上黨的全套把式,這弟兄倆也是他 的“鐵桿粉絲”。演出結束后,約請趙清海喝酒并商談能否同創一個戲班, 誰知趙清海竟爽快答應。但 他提出了三個條件,也是后來三樂意班二十多年的行為 準則 :第一唱戲是高臺教化, 寓教于樂,不能只為掙錢而辦戲班 ;第二戲比天大,演員要為戲服務,不能本末倒置 ;第三舍得投入資金,注重管理。趙清海的這一行戲理念正與他們兩個人的想法不謀而合,當場欣然應允。隨即籌備資金,派人幾下蘇杭,訂回了嶄新的戲幔和行頭,再加上原有戲班的戲箱,于次年三月初十東宅村廟會正式開 鑼演出。從此,三樂意班在趙清海這個名氣大、品德優的大牌演員領導下, 名氣越來越大,不少名角欣然而至,臺口不斷,除了嚴冬季節外,一般很少停演。據說,那些富裕的大村,常常不惜代價,非東宅戲不唱。為了能唱上東宅戲,往往因此而推遲會期。趙清海年輕藝高,風華正茂,一天三 開演,場場不能離,晚上唱完本戲觀眾不走還得加搭出,戲價居上黨各班之首,使之行戲二十多年一直享有盛譽,使上黨梆子走向成熟和鼎盛。三樂意班聲望日隆,也讓一些人嫉妒。有一次,陵川縣的雙爐火村就同時請 三樂意班和另一個也具一定水平的戲班“打對臺”,趙清海嘹亮而又婉轉的 唱腔打動了觀眾,三樂意班自然取勝。從此,在上黨地區又有了一句歇后語:“與趙清海打對臺——實輸!”而高平民間還流傳了一段順口溜 :“高平三 樂意,看了出火氣。寧可三天不吃飯,舍不得誤了一場戲。”

42f71405299c4a02af723dcc99c2ccc1.jpg

  趙清海是為上黨梆子而生的,唱戲就是他的命。他對上黨梆子無比熱愛,執著追求,上黨梆子有了他,才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使上黨梆子整體水平迅速提升,逐步成熟和振興,成為在全省乃至全國都占一席之地的 成熟劇種。

  一個優秀戲劇演員,必須具備“三好三會”即 :相貌好、嗓子好、身 材好、會唱、會做表情、會做動作。“三好”是天生帶來,“三會”靠后天 培養。趙清海先天條件極其優越,后天又受嚴師教誨,苦練功夫,做到了 唱做念打樣樣俱佳,成為一代名家。他從藝 40 多年,除了青衣和花旦外, 其他各個行當俱佳,甚至到了爐火純青,一般人無法超越。上黨地區當時 有“看了東宅戲,上下都解氣。誤了秋收和種地,不能耽誤群孩戲”的說法。高平人說 :“高平的黃梨清海的戲,水大味長無疤記。”甚至還有一位美女 公開宣稱 :“不嫁老爺不嫁官,要嫁清海小掌班!”

  趙清海從善如流,博采眾長,他對每一本戲,每一段唱、每一句道白都要反復琢磨,細心領會, 精益求精。他 在實踐中學習 和吸收州底派代表人物郭金順以聲表意、 寓情于聲、聲三樂意班新戲首演地——東宅海神廟,選自《上黨戲王趙清海》 情結合的優 點,又兼容了府院派代表段二淼唱腔挺拔高亢、字正腔圓、流暢自然的風格, 形成了自己獨有的特色,得到觀眾的青睞。

449645b708ee41ea92f1be7e449ac2e1.jpg

  趙清海十分注重對每個角色內心世界的把握。特別是能把同一個人物在不同的境遇中的不同精神面貌與氣質展示給觀眾,使角色有血有肉、豐富多彩。他的演唱藝術精湛絕倫,不僅五腔俱會,而且能將五種聲腔融會 貫通,巧妙運用,將昆腔的悠揚、羅卷的詼諧、皮黃的清麗、梆子的激昂, 十分和諧地融為一體。特別是他的皮黃,更加叫絕。他的嗓音深厚、音域寬、音量大、中氣充沛、氣發丹田,高腔低調運用自如,抑揚頓挫游刃有余。并且,他有高超的應變能力,常能化險境為神奇,取得意外的收獲。有一次, 趙清海在壺關演秋收社戲,他在演老將楊繼業時不慎長槍脫手,翻身摔倒, 出現失誤。但他憑著豐富的舞臺經驗,隨著由弱漸強的音樂慢慢站起,抓槍在手,繼續操槍征戰,使觀眾以為看到的是劇情設計之動作,而非失誤。就這點失誤,反而形成了以后舞臺上的精彩場面,常被別人效仿。

  趙清海不間斷地與兄弟班社的演員進行廣泛交流,互相學習,取長補短,經常邀請不同戲班的名角到三樂意班做客串演出,或者走出去,與其他班社合作演出,使其及三樂意班整體演藝水平不斷提高。他的高超技藝、 高尚藝德、非凡人品,使人佩服和敬仰 ;他剛柔相濟、謙沖自省的人格魅力和驚人的親和力,令人折服和敬畏,并產生了巨大的號召力,保持了幾 十年的盟主地位,創造出許多梨園佳話。

  1934 年,馬駿(時任山西省禁毒委員會委員長)、賈景德(時任晉綏 綏靖公署秘書長)、郭象升(時任省教育學院院長)、邱仰浚(時任省財經 整理處主任)等人,出于對家鄉戲劇的酷愛和追捧,組織上黨名藝人在省 城太原巡演 20 多天,演出 30 余場,聲震并州,好評如潮。演出結束后, 由郭象升給趙清海擬了“涵蓋一切”的金字緞幛,這一緞幛除了肯定他的舞臺表演技藝全面、所能行當齊備外,還包含對其高超藝術水準和深厚戲 劇造詣的褒揚。如果說 1934 年的“涵蓋一切”是對趙清海“上黨戲王”地位的奠定,那么 1935 年第二次上黨藝員赴并會演時,趙清海又獲得“宮調 泰斗”美譽,就是對他“上黨戲王”地位的鞏固,從此戲迷及同行對其藝 術迷戀經久不衰,慕名學藝者接踵而至,以至上黨劇壇出現了“澤州名伶冠上黨,梨園爭學清海腔”的局面。

  俗話說 :“會看戲的看門道,不會看的看熱鬧。”趙清海的藝術雅俗共 賞,不但受到了普通觀眾肯定,而且受到業內人的普遍認可,這不僅說明他的演藝水平極高,更說明他的藝術修養、人格魅力也不同凡響。他常說:“臺口有大小,戲卻無大小之分 ;戲價有高低,觀眾卻無高低之分。因此, 他把每場戲中的唱念做打都認真對待,真正做到精雕細刻、精益求精,從不耍花架子、擺譜子,越是在窮鄉僻壤處演出,他越賣力氣。因為他知道, 山莊鄉村的老百姓看一場戲不容易,特別是看名角唱戲更不容易。

  1939 年 8 月他在虸臺山唱戲,因病不能出演,被國民黨軍隊強迫登臺,第二天便不幸去世,這也從另一角度表現出趙清海的高尚藝德。一方面,當時的軍人要求他登臺,確實不是尋釁鬧事,而是慕其大名,想一睹 名家風采為快 ;另一方面表現了他對觀眾的理解和尊重,他即使登臺,也完全可以應應景,做一做樣子即可。但按他的一貫作風,只要一穿行頭登臺, 就會忘記自己,忘記病痛,忘掉一切,自己就變成了戲劇中那個慷慨激昂、氣沖霄漢的人物,以至當晚以重病之身,仍十分完美地唱完了那場戲,獲 得臺下齊聲喝彩。他在生命的最后時刻,用神采奕奕、光輝照人的舞臺形象, 證明了自己一生倡導并身體力行的“戲比天大”的莊嚴理念和“視觀眾如 父母”的高尚藝德。

  趙清海大師“重情義、講義氣、輕生死、厚品行,身懷絕技淡定謙讓, 言傳身教領袖群倫”。他對藝術一絲不茍,確實是不可多得的表演大家。他性格曠達,疾惡如仇,扶助善良,在社會上和戲劇界都有著很好的口碑。抗日戰爭期間,在陵川組織的抗日募捐大會上,他率三樂意班為大會義演 三天,并帶頭捐款,支援抗日前線,用文藝工作者特殊的形式表達了愛國情懷。他愛惜人才,獎掖后輩,甘為人梯,真誠提攜。為了有效調動廣大演員的積極性,他創建了立“臺柱”的激勵機制,使主要演員和普通演員都有了用武之地,并增加了登臺的機會。這一做法也得到了后人的借鑒。

  趙清海在高平興戲 26 年,歷盡艱辛,勵精圖治,鑄造輝煌,成為當時上黨梆子的領軍人物,譜寫了他傳奇的戲劇人生。高平人民永遠不會忘記 這位德高望重、藝術精湛的戲劇巨擘。

本頁二維碼

【打印正文】
36选7